<big id="cntab"></big>
    <tr id="cntab"><option id="cntab"><acronym id="cntab"></acronym></option></tr>

      <th id="cntab"><option id="cntab"></option></th>
      <th id="cntab"><video id="cntab"><acronym id="cntab"></acronym></video></th>

    1. <pre id="cntab"></pre>

      1. <strike id="cntab"><video id="cntab"></video></strike>
        <code id="cntab"><nobr id="cntab"><track id="cntab"></track></nobr></code>
      2. <center id="cntab"></center>
      3. <big id="cntab"><em id="cntab"><track id="cntab"></track></em></big><code id="cntab"></code><th id="cntab"><option id="cntab"></option></th>

        貴州六旬老漢血戰野豬8小時一度昏迷3次均

        時間:2019/07/16 17:22:01 編輯:

        貴州六旬老漢血戰野豬8小時 一度昏迷3次均被咬醒

        10天前,家住貴定縣定東鄉高原村麻窩寨組的鄧光遠老人,經歷了一場驚心動魄的遭遇戰——在寨上后山的叢林中,一頭野豬突然朝他襲來。

        生死面前,老人與野豬頑強肉搏近8個小時,期間一度昏迷三次,每次都被野豬咬醒。

        最終,這位63歲的老人,用盡最后力氣將野豬制服并砍死。

        事后,村民對野豬過秤發現,這頭野豬體重120多斤。

        不過,老人也被野豬撕咬得遍體鱗傷,手上、臉上、頭上傷痕累累,不難想象,老人當時與野豬肉搏時的慘烈場景。

        被老漢殺死的野豬

        一:叢林遇襲老人肉搏野豬

        “我當時都沒反應過來,一團黑影已迎面向我撲來”

        說起遭遇野豬的經過,老人至今仍心有余悸。

        鄧老回憶,3月12日傍晚,他帶上獵狗,到距離家后山約1里之外的叢林中趕?;丶?,當穿行在灌木叢生的叢林中時,走在前面的獵狗突然慘叫一聲,一躍而逃。

        “我當時都沒反應過來是咋回事,一團黑影已迎面向我撲來?!崩先祟澏吨f,他下意識地急用雙手攔截。這時,他才發現,襲擊他的是一頭發狂的野豬。

        當時野豬用嘴撕咬著他的右拇指不松口,他忍著鉆心的疼痛,順勢騰出左手,抽出別在后腰的柴刀,開始猛砍野豬的頭部。

        被擊傷的野豬松嘴后,更加瘋狂地反撲:前爪朝老人的耳朵、頭部亂拱。

        “當時我就想,如果不奮力與野豬拼搏,我就可能被野豬活生生地咬死?!编嚴险f,與野豬搏斗期間,他手中的柴刀一度落在地上。于是他順手抓起地上的一截木棒,左手死死抓住野豬頭部,不停地擊打。

        二:搏斗期間他曾昏迷三次

        “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不是野豬死,就是我亡”

        鄧老說,他和野豬撕打在一起,野豬一邊攻擊著他,一邊嗷嗷大叫,聲音響徹山谷。

        “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如果不血拼,不是野豬死,就是我亡?!崩先苏f,就這樣,他和野豬滾打著,前后搏斗了大約2個小時,雙方都漸漸地疲軟下來。

        “但我和野豬都沒有退縮?!崩先朔Q,他始終抓住野豬的鬃毛,而野豬也死死咬住他身上的衣服。此時,他的整個臉頰、頭部已鮮血淋漓。

        老人說,事發當時天已擦黑,他和野豬昏天黑地搏斗了幾個小時后,天已完全黑了下來。

        據了解,因為鄧光遠老人當時既沒帶手電,也沒帶,所以確切時間他并不清楚。不過,他根據天色判斷,當時應該是在18:30至19:00之間。

        老人回憶,搏斗期間,他前后昏迷了三次,但每次醒來,鉆心的疼痛使得他求生的本能加重。

        老漢遍體鱗傷

        三:血戰八小時野豬終被砍死

        “最后醒來時,我發現自己靠在野豬的肚皮上”

        “最后一次醒來,我發現自己靠在野豬肚皮上,野豬的嘴仍死死地咬住我衣裳領子?!崩先苏f,那時,野豬還在時不時地哀嚎,但聲音已明顯衰弱。很顯然,野豬也受到重創。

        借助月光,老人用手在地上摸索到柴刀,拼盡全身力氣狠狠地朝野豬頭部砍去,只聽野豬低沉的嚎叫一聲后,便不再動彈。

        此刻,渾身是血,又冷又餓的鄧光遠老人掙扎著坐起。休息片刻后,老人踉踉蹌蹌地朝家的方向走去。

        據老人的老伴回憶,當天晚上,愛人沒有回家,她以為是去走親戚去了,所以也沒當回事。直到深夜敲大門,才發現老伴渾身血跡斑斑

        貴州六旬老漢血戰野豬8小時一度昏迷3次均

        ,頭部傷口長達4厘米,右邊耳郭、臉上、手上布滿傷痕,所穿的衣服也被野豬咬成了布條。

        據悉,鄧光遠老人的三個兒子均在外打工,平時家中只有90歲的老母和老伴與自己住在一起。

        鄧老說,他回到家時,雞已打鳴,因疼痛難忍,他不敢上床睡覺,大約坐了一個多小時后,天就放亮了。老人事后說,如此算來,從他與野豬肉搏開始到將野豬砍死,搏擊時間前后不低于8個小時。

        天亮后,鄰居得知老人的遭遇,急忙打通知120急救車到家,將老人送往醫院接受治療。

        與此同時,寨上的村民根據鄧老提供的線索,上山將被打死的野豬抬下山。經過測量,這只野豬體重在120斤左右。因鄧老家庭經濟狀況不好,寨鄰提議將野豬賣了用于老鄧的醫藥開支。

        四:事發現場野豬成群出沒

        “我曾看見三頭野豬,肆無忌憚糟蹋莊稼”

        貴定縣定東鄉地處貴定縣城的郊區,從縣城趕往鄧光遠老人所在的村子,不過10來分鐘的車程。

        一路上,發現,道路兩旁全是密密匝匝的灌木林,陪同同行的貴定縣音寨村村民羅加齊說,國家實施退耕還林政策以來,隨著廣大農村植被恢復良好,野豬出沒已是常事。

        鄧光遠老人家處在延綿起伏的群山山腳下,屋后就是叢林。昨日,老人不顧自身的傷痛,堅持帶到事發地。

        發現,這是一個坡度約為45度、全是灌木叢的山溝,人行走到溝底,基本上都是佝僂著身子鉆進刺篷中過,在老人與野豬搏斗的地方,已滾打出一個簸箕大的窩凼。

        鄧光遠老人說,早在三年前,他就曾親眼看到過三頭野豬結伴而行,肆無忌憚地在自己的莊稼地里出現過。

        野豬成患

        村民如何防范?

        “正面遭遇野豬,最好保持不動,更不要挑釁”

        “政府部門曾到寨上宣傳不準捕獲野豬,但野豬多了,會對農作物造成傷害?!绷_加齊說,希望有關部門能對這樣的現象引起重視,一方面既要保護好莊稼,同時也要兼顧生態鏈的平衡。

        據悉,野豬雖非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但已被列入國家林業局2000年8月1日發布的《國家保護的有益的或者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名錄》,同樣受到《野生動物保護法》的保護。

        不過,林業部門人士建議,盡管野豬受保護,但當它成為一種禍害時,是可以依法合理獵捕的??h級政府可以根據具體危害情況,向縣級以上林業部門報獵捕計劃,組織專人合理獵捕,但不能用國家明令禁止的武器和工具,如電捕、投毒等。

        針對如何防范野豬的攻擊?黔南州戶外登山協會資深驢友陳龍培說,野豬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當村民在野外遇見野豬時,最好保持不動,更不要挑釁。村民或者驢友外出正面遭遇野豬時,要及時躲避,最好是看著其他方向,以左前或右前偏離野豬目光的角度,然后以之字形慢慢后退。

        已同步至楊海威的微博


        亚洲 美腿 欧美 偷拍_日本亚洲欧美日韩国产ay_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_99爱在线精品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