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cntab"></big>
    <tr id="cntab"><option id="cntab"><acronym id="cntab"></acronym></option></tr>

      <th id="cntab"><option id="cntab"></option></th>
      <th id="cntab"><video id="cntab"><acronym id="cntab"></acronym></video></th>

    1. <pre id="cntab"></pre>

      1. <strike id="cntab"><video id="cntab"></video></strike>
        <code id="cntab"><nobr id="cntab"><track id="cntab"></track></nobr></code>
      2. <center id="cntab"></center>
      3. <big id="cntab"><em id="cntab"><track id="cntab"></track></em></big><code id="cntab"></code><th id="cntab"><option id="cntab"></option></th>

        一線員工放假三個月過冬廣汽比亞迪是否在裸覆蓋

        時間:2021/09/09 07:40:03 編輯:

        一線員工放假三個月過冬,廣汽比亞迪是否在“裸泳”?

        廣汽比亞迪的“放假”,放到一個更大的環境里去看并不難理解。

        近日,廣汽比亞迪新能源客車有限公司下發內部通知稱,根據公司目前生產經營安排,自3月1日至5月31日,生產部、品質部、計劃部現場一線人員放假3個月。

        原標題:傳紅日藥業卷入基藥腐敗案股價未受影響漲1.07% (廣汽比亞迪內部通知:放假3個月)

        比亞迪方面表示,放假是根據生產情況進行的適應性調整,這是生產淡季的短期行為,公司一切運營正常。

        分析人士認為,由于受新能源汽車補貼退坡等因素的影響,近年來新能源客車整體增長乏力,主打純電動客車的廣汽比亞迪以“放假”應對“淡季”,本質上還是企業訂單不足。

        生產、品質和計劃部門,這些沖在最前面的員工將迎來一個季度的時間“賦閑在家”,這算不上運營正常。廣汽比亞迪的“放假”,放到一個更大的環境里去看并不難理解。

        過度依賴本地市場廣汽比亞迪是由比亞迪和廣汽集團共同出資設立的公司,注冊資本3億元人民幣,比亞迪和廣汽集團分別按51%和49%持股比例分期注資。公司設在廣州從化,主要從事新能源客車的生產銷售。

        廣汽比亞迪與很多客車企業一樣,與當地政府有著深度的合作,從該公司的間接持股比例看,作為最終受益人的廣州市人民政府占股高達27.43%,當地政府提供的市場資源也成為廣汽比亞迪的銷售大頭。

        廣汽集團2018年12月產銷快報顯示,廣汽比亞迪在2018年銷量為5046輛,同比增長222.02%。根據2018年廣州公交中標情況,比亞迪在2018年廣州純電動客車項目訂單金額超過55億元,分別中標“2018年3138臺”及“2018年1672臺”純電動客車招標項目,而這兩個項目帶來的訂單量就占了4810臺,地方提供的訂單占95%以上。

        新能源客車企業與當地政府進行深度合作,優點是可以在初期快速獲得訂單,但過度依賴當地市場,長此以往會使企業的生存能力退化,在地方市場訂單達到一定數量之時,企業就會出現“斷糧”的危險。

        另一家與此類似的新能源客車企業是銀隆新能源。它的路子是“以投資換市場”,與地方政府合作來完成銷售。業內人士認為,這并非市場行為,而是一種交易。銀隆陷入巨大危機中,不僅與其鈦酸鋰電池技術的局限性有關,其訂單來源單一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新能源客車的發展得益于補貼政策的實施,而隨著補貼不斷退坡,新能源客車企業也正面臨著挑戰。

        補貼退坡的連鎖反應2016年,新能源汽車騙補事件被曝光,監管層為了打擊企業的騙補行為,規定地補不得超過國補的50%,對動力電池系統的質量密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非個人用戶購買的新能源汽車,累計行駛里程須達到3萬公里,結算方式也改為年底統一結算。

        這就導致補貼放款時間拉長,企業出售新能源汽車需要先行墊付國家的補貼款項。

        2014年,比亞迪的應收賬款為138億元,2015年為215億元,2016年翻了近一倍達到417億元,2017年為518億元,2018年三季度末,應收賬款已經高達546億元。比亞迪的收入以債權的形式存在,并未成為有效的現金流。

        補貼退坡對新能源客車企業的影響顯而易見,國家補貼減少,企業若提高客車產品價格,訂單將會受到影響,補貼的退坡加快了行業的洗牌速度。

        作為廣汽比亞迪的控股公司,比亞迪多次被質疑過度依賴國家補貼。

        比亞迪披露,2013—2017年,公司收到的政府補助總額達40.43億元。2013年度獲得政府補助6.77億元,以后逐年增長,2017年時達到12.76億元。

        2018年上半年,比亞迪收到的補貼為8.94億元,在非經常性損益中的占比為77.63%。若無政府補助,比亞迪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將虧損4.15億元。因此,深交所對比亞迪發出問詢,提出比亞迪“是否對政府補助等非經常性損益存在依賴”。

        國家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表示,關于2019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相關部門正在抓緊研究制定。

        苗圩透露了補貼政策制定的總體原則,即確保2020年補貼全部退出后,產業不發生大波動,繼續實施退坡,分階段釋放退坡所帶來的壓力,防止一次退坡,因波動過大帶來大起大落。

        2018年,中國汽車市場產銷低于預期,全年汽車產銷分別完成2780.9萬輛和2808.1萬輛,打破了1990年以來的連續增長趨勢,這就是發展新能源汽車的背景色。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127萬輛和125.6萬輛,比上年同期分別增長59.9%和61.7%,增速不似之前迅猛。補貼完全退坡無疑是對新能源客車企業的一次考驗,到時候就知道誰在“裸泳”了。

        教師節禮物送什么合適 復方草珊瑚含片
        延安哪個醫院治療白癜風最好
        蘭州醫院哪男科好
        亚洲 美腿 欧美 偷拍_日本亚洲欧美日韩国产ay_国产精品一区二区久久_99爱在线精品免费观看